作者:段海新, 写作于 2007年12月

无论在网络还是现时生活中,都有很多人说我“偏激”,说我“爱钻牛角 尖”、“思维方式有问题”等等。比较仁慈者,说“那只是他个人的偏见”。

  是的,我所有的观点都是我个人的“偏见”,但是我不知道,哪个人说的话 不是“偏见”,而是“全见”?!

  我接受哈耶克的观点:知识分立在所有人的心智中,这些零散的知识不可能 被汇集到一个人的头脑中[1]。在我看来,我们每个人生活的时间和空间都是有 限的,有哪一个人能够穷尽上下五千年、遍历宇宙的每一个角落,集中所有人的 知识和智慧?也许我们对自然、对社会的认识都像是瞎子摸象,只能说某些观点 相对更全面一些,不能因为自己傲慢的“偏见”就不容许别人的“偏见”。

  我通常只是阐明我自己的观点,并不想说服任何人;如果有人愿意接受我的 观点,我也希望他是经过独立思考之后的,那完全是他自己的选择。如果有人不 同意我的看法,也尽可以提出批评或不同意见。如果发现我自己的认识有误,我 会校正自己的观点,不以为这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那些担心我的“偏见”会“误导”别人的人,是不是自己经常被别人“误 导”;然后问问自己是否学会了独立思考,再考虑一下自己的观点是不是“全 见”,是不是也只是“傲慢与偏见”。

  我的“思维方式有问题”,只是因为我的思维方式跟你不一样,或许和很多 人不一样;你有什么理由相信,我的思维方式错误,而你和其他“主流”的思维 方式就是正确呢?

  有人说我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场说话,不知道“顾全大局”。我当然只能站在 我的立场来说话!除非别人给了我授权(比如用选票选我做代表),否则我说的 话只代表我自己。

  我不知道有谁可以站在所有人的立场上说话。有“顾全大局”的人说自己代 表单位的利益、集体的利益,然而他能够代表的唯一依据就是,他目前坐在那个 位置上。即便我们承认你的位置合法,你在代表我们大多数人的利益做出决策之 前,也应该首先征求一下我们的意见吧?凭什么你偷偷摸摸就把我们的利益代表 了?

  曾经有一位官员对我说,“领导”们掌握的信息更为“全面”,因此他们更 能够“顾全大局”。也许他们的确能够了解到不为我们小老百姓所知的信息,但 是这些信息也不一定就是全部的真相,而且他们要顾及自己、上下级的领导面子 和利益,考虑自己的位子是否稳固,这也许是他们所说的 “顾全大局”和“社 会稳定”。所谓的“稳定”,究竟是稳谁的“腚”?老百姓已经在社会最底层了, 没法再稳了。

  也有人说我这也不懂、那也不懂,完全是个人的偏见,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

  关于批评的资格问题,有人说我这也不懂、那也不懂(比如我又不是中医), 有什么资格去批评别人?一个学生跟我闲聊时说,美国的人权问题一大堆,有什 么资格批评中国的人权问题?他说,一个小偷有资格指责另一个小偷吗?

  按照这个逻辑,我不知道世界上究竟什么人有资格去批评别人,如果还允许 世界上存在“批评”的话。也许只有道德上完美无缺、知识上无所不知的人,才 可能有批评别人的资格,我想也许只有上帝才行。

  当然我们都不是上帝,于是我们都要闭嘴了,除非是歌功颂德。于是剩下的 只有同一个声音,社会就和谐了。

  是不是我们今天的和谐社会,就真的不需要批评了吗?没有了批评的声音, 社会究竟会怎么样呢?

  在你用你的“全见”说服我之前,我会执着的坚持我自己的“偏见”。那些 “偏激”、“钻牛角尖”、“思维方式有问题”之类的批评,丝毫不能改变我的 “偏见”,或者让我放弃批评的“资格”。

[1] 阿兰.埃伯斯坦著,秋风译《哈耶克传》,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pp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