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段海新,写于 2007年7月

  古代印度有几个盲人,逮住一头大象一通乱摸之后,便开始争吵,有的说像一堵墙,有的说像一条蛇、一棵树、一个扇子、一根绳子、…… 他们争论不休,很难达成一致意见。(我们生活的时间和空间在茫茫宇宙中是极小的角落里的一瞬间,对真理和真相的认识总是像盲人摸象)

  这个故事其实没有完。

  为了说服对方,几个盲人回到大象身边继续摸,不过没有准确回到原来的位置,原来摸到蛇的,这次摸到了树;原来摸到树的,这次摸到了扇子,……。 回来后他们在争论中逐渐完善自己的认识:大象就像一颗树上绕着一条蛇,大象就像一个树上长出了一把扇子,……

  吵了一辈子都没有“统一认识”,这效率确实很低。于是他们的后代 (都是盲人)发扬“愚公摸象”的精神,一代代继续摸,他们的认识也一 步一步接近了大象的“真相”。

  碰巧古代中国也有几个盲人逮到一头像,只不过这几个盲人是一家:爷爷、父亲、哥哥、弟弟。同样他们也摸到了不同的部位,都形成了自己的认识。于是他们开始描述象是什么样子,发言的顺序嘛,当然以辈分高低、年龄长幼为序。

  爷爷摸到了象腿,于是说:“大象就像一棵树,这一点无容置疑”。

  父亲摸到了肚子,本来想说“像一堵墙”。但是爷爷是家里地位最高的人, 自己也快要熬到这个位置,一家之长的地位、权威、面子,怎能侵犯。于是父亲 说,“父亲,您实在太伟大了,大象就是一棵树,树皮就像我们家的墙皮”。

  弟弟摸到了象鼻子,抢在哥哥之前发言了,“不对啊,大象应该像一根很粗的绳子才对”。话音没落,父亲一个巴掌打过来,“逆子!竟敢如此放肆!爷爷会错吗?爸爸难道也错了吗?”。弟弟捂着脸不敢说话了。

  哥哥本来摸到了尾巴,看到弟弟被打得鼻青脸肿,聪明了许多。“爷爷说的, 怎会错呢?爸爸的话当然也没错啦!大象就像一棵树、树皮像墙皮;而且我用 ‘气’感受到,树皮下还有经络。”

  哥哥的话受到爷爷和父亲的一致称赞:“孺子可教也”。哥哥不仅继承和发展了爷爷、父亲的认识,还活学活用了父亲的方法。“齐家、治国、平天下”, 非这样的人才莫属。

  于是,很快统一了认识,统一了思想:大象就是一颗树。和印度相比,效率的确很高,只需要半袋烟的功夫,外加一个嘴巴子,掌握了绝对真理。

  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当年的弟弟终于成了爷爷。那个嘴巴子让他记忆犹新。 他把供奉着的爷爷的排位砸烂,怒不可遏的对全家宣布:“老混蛋,大象本来就是一根绳子”。

  于是全家人都跟着造了祖宗的反,于是乎,一夜之间大象就从一棵树变成了一根绳子。不过也有一两个多嘴的小孙子挨了耳光。

  后来,弟弟的孙子也熬成了爷爷,于是,大象又成了一个树。

  这群盲人的后代碰巧也是盲人。和印度的盲人不同的是,他们不再摸象了。

  如果还有人问大象长什么样,他们就听爷爷怎么说;或者挖开祖坟找一找, 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怎么说。

  后代中也有“智者”琢磨:一棵树?还是一根绳子?实在想不清楚,于是得出一个结论:“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大象?”。于是,这位“智者”躲到山里,出家了。他坚信“道可道,非常道”,自己也找不见道了,在山里彻底迷失了方向。 后人都说这个盲人有 “大智慧”,可是究竟是怎样的智慧,谁也说不清,反正我们崇拜自己不懂的东西。

  这个故事还可以继续讲下去。比如,近代的一天,印度的盲人遇到了中国的盲人,……

【2007年7月原发在我新浪博客和新语丝】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8/zhongyi1084.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