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运动回忆录之三——跑步回到年轻态

四、跑步回到年轻态

前两部分回顾我青少年时期的膝关节疼痛、中年时的颈椎和腰椎的毛病,以及通过饮食和运动自我康复的经历。有人看了那些内容说我是“久病成良医”,其实我特别不同意这句话。我个人的经历只是个案,个人的经验永远不能取代科学的统计和实验。岁月没有回退键,我也无法在我自己身上重复实验,无法证明一些运动和我身体状态的因果关系。同样,“神农尝百草,一日遇七十毒”, 那些传说即便属实也只能证明某种草药是否有毒,并不能证明它是否能治病、治什么病。 相反,现代医学优秀医生的专业知识,是全人类科学知识的结晶,不是依靠自己得病积累的经验。

Mehr lesen

辩证法与放屁(经典文章转载)

【我很久以前看过的一篇网文,网上很多地方转载】 辩证法与放屁


作者:樊弓

上课时,我放了一个屁——很普通的屁。既不很臭,当然也绝对不香。

Mehr lesen

三十年运动回忆录之二——颈椎病和腰间盘突出

三、颈椎和腰椎的问题

我在三十五岁之后的七八年里很少运动了。像很多同龄的高校教师一样,工作越来越忙而且上有老、下有小,业余时间越来越少,以前的兴趣和爱好逐渐被排挤得无影无踪。遛娃,几乎成了唯一的运动(图1)。我知道过量运动会损伤关节,却从没意识到缺乏运动也会对我的关节带来伤害。另外,多年的伏案工作和长期熬夜的坏习惯,加剧了我背部的疼痛。我的骨骼、肌肉和关节都日渐虚弱,风险也悄然而至。

Mehr lesen

三十年运动回忆录之一——青少年时期的膝关节疼痛

一、引言

当年二十岁出头,我因膝关节长期疼痛去医院,医生的结论大概是骨关节炎,好不了,也死不了。

我不死不活地抗到三十多岁,有次开车三个多小时,次日颈椎疼痛难忍去了医院,医生诊断退行性颈椎病,躺了几天才好。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每次长途开车之后,我经常需要在床上挺尸几天才能恢复。

Mehr lesen

研究报告:俄罗斯的信息控制

作者: Reethika Ramesh, Leonid Evdokimov, Roya Unsafe(美国密西根大学)原文

译者:段海新(清华大学网络研究院、奇安信集团技术研究院)

Mehr lesen

仔细研究俄罗斯的主权互联网法案

【看了某“专家”对俄罗斯断网试验的评论,主张”俄罗斯此举将强化全球网络空间的互联和安全,非常值得中国学习和借鉴”。还听有专家主张向俄罗斯学习,建立中国自己的“独立互联网”。我觉得这些观点真是误国误民。我翻译整理了俄罗斯互联网治理专家的文章,希望能够澄清一些认识。俄罗斯所谓的主权互联网法案,背后本质目的仍然是内容审查,虽然打着抵御外来威胁或者国家安全的旗号,实际采取的措施却让互联网更加脆弱、服务质量更差。即使在内容审查技术方面,俄罗斯目前也还是个小学生,比如,封锁即时通信软件Telegram的企图造成了一片混乱,而Telegram却没有太大影响。关于所谓的“断网试验”,中国要向俄罗斯学习或借鉴什么?学习它幼稚的内容审查技术吗?

Mehr lesen

回乡杂感(下)

作者:段海新,写于2007年夏

【这是从网上找到的日志下半部分,上半部分没有找到。】

两年多没有回过山东老家了。尽管常去济南或青岛开会,但每次都是来去匆匆。总算这个暑假能抽出几天时间,于是决定带着老婆回去看看,也让这位城市长大的傻妞长长见识(以前老婆跟我回去都是冬天)。

Mehr lesen

我的观点都是个人“偏见”,谁的观点是“全见”?

作者:段海新, 写作于 2007年12月

无论在网络还是现时生活中,都有很多人说我“偏激”,说我“爱钻牛角 尖”、“思维方式有问题”等等。比较仁慈者,说“那只是他个人的偏见”。

  是的,我所有的观点都是我个人的“偏见”,但是我不知道,哪个人说的话 不是“偏见”,而是“全见”?!

Mehr lesen

《美国儿科学会育儿百科》中文版中的几个问题

作者: 段海新, 写于2008年7月26日

最近我一边期盼小生命的诞生,一边学习“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除了陪老婆一起参加一个关于自然分娩和母乳喂养的俱乐部以外,也看了关于怀孕和育儿的几本书,还浏览过一些论坛上年轻妈妈们的经历。当然,新语丝上关于生产、坐月子等相关话题的讨论也让我受益匪浅。

Mehr lesen

OSI模型究竟忽悠了多少人?

作者:段海新, 写于2009

Those who do not study history, are doomed to repeat it. –J. Onions, RFC 1606

历史上OSI模型和TCP/IP长达十几年的竞争,现在已经很少提及了。在今天的中国,各种标准陆续出台,下一代互联网、IPv6等成为业界关注的热点,甚至也有宣称IPv9互联网在中国取得了成功。

Mehr lesen